专业中华传统武术培训机构-四海咏春拳馆
国家级非物质
文化遗产
佛山咏春拳协
会会员单位
四海会员累计
已达数千人
027-87640551
武术世界
当前位置:武术培训 > 武术世界 > 中国传统武术 > 正文
联系我们
咨询电话:
027-87640551
在线客服:QQ 30810918

水果湖馆:武昌区东湖路10号水果湖广场主楼4楼

街道口馆:洪山区珞喻路20号阜华大厦C座2803

光谷馆:武汉市洪山区珞瑜路光谷国际广场B座2楼

江汉路馆:武汉市汉口区江汉路中心百货1208

中国传统武术

Chinese traditional martial arts

中国功夫到底行不行:从传统武术到体育竞技
发表日期:2017.12.07    浏览:139 次

       中国的传统武术到底能不能打?外行看热闹,内行看门道。任何一项体育运动,竞技水平的提高无非依靠两点:一是科学训练,二是高强度赛事。做到了,功夫便能有精进;做不到,就只能落后挨打。足球如此,武术亦然。

 

       新中国成立以来的中国武术发展,受时代背景及国家政策限制,长时期缺少对抗形式的武术比赛,失去了公开竞技的擂台。久而久之,即使传统武术本身蕴含着丰富的武术资源,具备一定技击性,习武之人也早已久疏战阵,难以与现代格斗竞技一较高低,更多扮演着文化传承及促进全民健身的作用。

 

       以史为鉴。公开报道指出,上世纪50年代,中国武术工作存在着技击与健身的“两条路线”之争,官方意见认为,“在古代,技击的作用是主要的。但当武术的健身作用被人民认识,和武术在军事上被枪炮所代替后,健身作用便是基本的了。”此后至今,武术套路成为中国传统武术内容的绝对主流,以至于武术史学者马明达感慨,武术的发展“进一步体操化、舞蹈化,以至杂耍化”。在这样的大背景下,单方面强调传统武术能打,无异于掩耳盗铃,而以体育竞技的标准去衡量传统武术,可能也是一厢情愿。

 

       事实上,传统武术界对此亦有一定认识。太极门继承者王占军表示,“太极欲天下豪杰益寿延年,不徒做技击之末”,强调练太极拳的目的是为了健身养生。太极拳广受国人欢迎的原因并非能打,追求的是身心平衡,健康快乐;并认为武侠小说的误导,让大家对太极“有了偏见”。其言凿凿,其实也是变相承认,太极并非体育竞技,而属于休闲健身的一种。不独太极,这也是当前传统武术的状态与缩影。

 

       相比于“传统武术能不能打”,更应追问的是,传统武术能否走向体育竞技?只有在体育竞技的范畴里,技击性才是绝对的评判尺度。也只有将其作为一门体育竞技发展,按照“科学训练”与“高强度赛事”的组合拳一步一步改革,传统武术才有可能在擂台上与格斗竞技一较高低。而唯有体育竞技,才是具有普世价值,能够为现代主流社会所接受的。因其不仅仅是一种文化传承,更是挑战人类体能极限之所在。

 

       从这一角度出发,此前中国官方所推动的武术进入奥运会的努力(最终失败了),可能有些本末倒置。作为休闲健身和套路表演,传统武术原本就不是体育竞技,又如何进入奥运会呢?武术主管部门强调,“高、难、美、新”和“更具观赏价值”,乃是中国“武术套路运动”的核心内容。这种表态也令时任奥委会主席罗格不解,“武术和体操有何差异?”就此而言,传统武术最需要做的,并非卯足了劲“申奥”,而是推动自身向体育竞技改革。唯有如此,才能摆脱当前备受质疑的状态。


       但可能吗?

 

       理论上是可行的,并且也有先例。据《搏击周评》介绍,上世纪50年代,日本空手道也曾面临中国传统武术类似的信任危机——号称能打,但却怎样都打不过泰拳。一批空手道和柔道大师前往泰国挑战,结果纷纷大败而归。以至于在1957年,日本“现代踢拳道之父”野口修举办世界自由搏击冠军赛,有五名泰拳师报名参加,因畏惧泰拳威名,日本一批空手道名将竟在报名后临阵脱逃,留下的选手被打入医院疗养了两个月之久,一时舆论哗然。

 

       不过,日本武术界并没有因为这些质疑停止前进。1966年,刚柔空手道三段白羽秀树赴泰挑战,依然惨败,赛后住院长达半个月。但他在比赛完全不利于自己的情况下依然坚持完赛,引起了野口修的关注。事后,两人一起合作研究制胜之道,花了大量的时间进行改革与创新,最终创造出现代的踢拳道(Kickboxing),挑战泰拳并复仇成功,甚至屡战屡胜,一雪前耻。一时间,白羽秀树(当时已更名为泽村忠)成为日本家喻户晓的偶像;空手道也因此完成了向踢拳道的现代化改革,洗刷了“不能打”的污名,在世界武林重新站稳了脚跟;并最终于21世纪的第一个十年,培养出了魔裟斗(K-1世界冠军)这尊武神,屹立于世界格斗竞技之巅。

 

       今时今日的中国传统武术,与曾经屡战屡败的日本空手道何其相似!传统武术能否见贤思齐,奋发革新,最终在体育竞技的擂台上完成自我救赎?还需武术家们走出意淫,正视危机,涌现出野口修及泽村忠(白羽秀树)式的人物。要知道,论武术资源,中国传统武术有129个拳种(据官方统计),较空手道只多不少,只是缺乏科学化的抽象、总结与梳理,并应用于训练及实战。相信在经历现代化改革后,中国功夫也能迎来自己的“踢拳道”,在体育竞技的擂台上形成一套具有中国特色的击打体系。说到底,问题的核心不在于中国传统武术能不能打,在于中国武人有没有创新与改革的决心和魄力。

 

       好消息是,一些中国的武术家们已经意识到了问题所在,并且身体力行,开始了这方面的探索与实践,将传统武术与现代搏击进行融合。较为知名的例子是素有“中华英雄”之称的王洪祥,少时练习传统武术(形意拳、南拳、洪拳等),成名于自由搏击的竞技擂台,退役后牵头《探馆》,与各传统门派盘道,以自身经历与经验启发传统武术与现代搏击的相互融合。不过,就像所有的创新和改革一样,传统武术的现代化仍需要一段不短的时间,并且需要有更多的“王洪祥们”站出来,承担这一份历史责任。也只有把现代化的基础打好,把训练和赛事的基本功做扎实,中国的泽村忠乃至魔裟斗才有可能横空出世。

 

       中国功夫到底行不行?归根结底,这并非武术问题,而是武人问题,是改革与创新的问题。篡借王家卫在《一代宗师》里的台词,“功夫,两个字,一横一竖。改革,站着,不改,倒下”。在中国功夫改革创新的议题上,也当念念不忘,必有回响。


×


在线客服

QQ咨询

免费体验

微信扫一扫
服务热线
027-87640551